Kategorie: 数字生活

  • 值得期待什么样的德语查词体验

    曾用标题 我想要什么样的德语查词体验? 本文主要作为发布于其他写作平台上各分岔版本的一个权威内容的版本存在。(权威内容的版本指用于标准链接/偏好网址(Canonical URL)指向的版本。) 相关文章 What Kind of German Word Look-up Experience Do I Need? 更多备注 德语也许可以被泛化为更多的语言,但每门语言有其特定的方面,所以适用性也有所折扣 对于标题中的一个问题,还是用接下来的几个问题进行回答吧。 我为什么要查德语词?(Use Cases) 每种语言都有其各自的特色,相对于大多数中国人熟悉的英语,德语的大部分单词则会又多出更多的变化。对于大部分以汉语为母语的人而言,因为汉语词汇通常不会因为人称、数量或者语法位置而变形,英语中存在的动词第三人称单数和名词单复数就已经够头疼了,便更不用说德语中存在的动词变位、名词单复数和变格、以及形容词变格了。说来惭愧,算起来,我学德语也有些年头了,然而还是做不到张口便能轻松且正确地说出想说句子。其中的一些阻碍包括常常记不清楚的名词的词性、动词的规则与不规则变形等等。 归纳起来,大致会有以下的一些查词需求。 查原型 当在读文章遇到变形后的词的时候 比如看到 “liest”, “las” 和 “gelesen” 时意识不到就是 “lesen” 或者看到“ließ” 和 “lasse” 时意识不到就是 “lassen” 查发音 特别是在学习发音规则的阶段遇到发音拿捏不准或者遇到怀疑发音可能为特例的时候 比如需要确认“interessant” 的发音为 [intərɛsant] 而不是 [inteːrɛsant] 查分词的位置 比如 “heraus” 通常可以按照 “he·raus” 分开 查词性 特别是写作的时候,知道名词的基本形式却忘记了词性的时候 比如想正确使用 “Band” 这个词 (其有三个词性“das […]

  • 值得期待什么样的写作平台

    曾用标题 我想要什么样的写作平台? 本文主要作为发布于其他写作平台上各分岔版本的一个权威内容的版本存在。(权威内容的版本指用于标准链接/偏好网址(Canonical URL)指向的版本。) 注:我的文章里表达的都是我理解的事实和我的个人观点的混合物,不代表绝对真实情况,请合理看待。 没什么值得隐藏,我一直都是个可能会短暂假装不挑剔但实际很挑剔的人。挑剔,是因为有了思想,建立了自己的价值标准。有标准,才有追求的方向,才有动力去驱使自己努力创造更好的生活。(可能是偏见,“优秀的人一定都很挑剔。”) 评价、对比或者排序一些东西,我认为,最重要是标准。那么关于一个写作平台(或者关于更广一些的创作平台),我的观点是什么? 我的标准有哪些? 并不完全罗列,容易想到的,或者我最近阶段很关心的包括以下一些点。 社群 可以与人进行交流 这是选择平台而非自有网站的核心点 也许以后会有更多分布式且联结成网的写作平台,但不是现在 WordPress联盟或者有这个可能 开放 用户的数据是用户的,不是平台的 用户有相对更大的权利处置自己的数据 可以被世界发现 可以被搜索引擎发现(最好有SEO) 可以被订阅到第三方阅读平台,特别是RSS订阅 对RSS订阅这种老技术的支持表征一种开放态度 很多信息流,本质上也是一种RSS订阅 可以自由地进出 可以导入自己在第三方平台的数据 可以导出自己的数据到第三方平台 可以与第三方工具整合(Integration) 比如允许使用更便捷的第三方编辑器写作 与“可以自由地进出”相比,一个侧重导入导出的开放标准,一个在于API层面的自动化 完善 有必要的数据 有诸如阅读、点赞、收藏、评论等等的统计数据 可以指导改进后续写作 有必要的功能 比如满足内容管理的标签、分类、系列等等 有便捷的编辑器 因为是讲写作,所以好的编辑器至关重要 编辑器的便捷不仅仅在于对于不同类型内容(文字、图片、视频、文件等)的支持,也在于需要多少精力去制作出一份好的排版 使用不同编辑器,制作一份好的多级列表难易程度便可以天差地别 自动保存与防丢失等等必要功能 可能隶属于必要的功能一款,但确实特别影响写作体验 以及很多有也更好的功能与体验设计方面的特征 有哪些平台? 现实的世界常常远不及理想中的完美,但你我有权利打造属于你我的完美平台。(You are allowed to make your own perfect tools.)然而,打造自己的平台,现实地来看,受限于时间、精力、财力与能力,常常在需要的时候,已经打造出来的,用实用角度来看,会更不及已有的商业平台。所以,还是先来回顾回顾目前较为主流的几个平台吧。 用中文写作,所以就说说主要为中文的写作平台吧。逐个回顾之前,也说说环境相关的、共同的不完美点吧。我是个在欧盟的用户,基于我之所见,严格来讲,几乎所有中文为主的写作平台,隐私与数据方面尚还不达标准。其一是对于Cookies使用的提示和用户选择权,其二是我对于我在平台上贡献的内容的操作权。Cookies方面,在我访问的时候,大都并未给我任何提示;数据方面,也常常并没有提供途径让我简单地导出我的数据。所以较真儿来说,欧盟是可以给大多数平台开罚单的。(逻辑是这些平台向欧盟提供了服务,但没有遵守欧盟的GDPR的规定;除非这些平台主动屏蔽欧美的IP,就像很多视频网站因“版权限制”不支持欧盟(或者中国大陆以外的所有)用户播放。) 然后主要聊聊几个目前我觉得有代表意义的平台吧。 知乎 因为更了解,所以更不满的地方更多。 […]

  • 写点关于网上写作的写作

    网上写作,除却与写作本身有关的思考、整理与输出,更多的意义便是依托于平台、社群的分发与交流。 这篇文章或多或少算是意外之作。最开始是因为在少数派上开通了作者权限,于是就在那里以《元 > 于少数派上写作》为题发表了第一篇文章来记录下写作初衷;然后是在试用了少数派的平台两天以后,发现也许还是知乎更适合我写作,于是就基于前文又在知乎上以《元 > 于知乎上写作》为题发表了本文的前身;最后,想着因为已经出现了分岔的版本,不如在自己的写作空间上汇聚一个权威内容的版本。(权威内容的版本指用于标准链接/偏好网址(Canonical URL)指向的版本。) 廿又廿二,元宇宙,喧嚣尘上。什么是元?于我,是数字生活的新开始。2022,我也想重新开始好好参与数字世界的生活。 带着思考,阅读、写作、分享、交流,也是一种生活方式。 阅读,是输入,是取;写作、分享,是输出,是予;交流,是输入与输出的汇;思考,是作为有意义存在的基。 广见闻、看见世界,多积累、化为己用,善分享、馈于环境。如此,迭代循环。 宇宙很大,社群在哪? 宇宙浩瀚,有人的地方才叫人间,有志同道不迥异的人交流的地方则为社群。 文化、价值观、信仰,都是太大的话题。认为什么有意义、对什么感兴趣、想聊什么话题、在输出什么观点,都是构成真我人格的重要部分。 会受限于环境,但所幸还有一些安全的小隅。 英特网,年过半百;万维网,也已过三旬。跨越时空的交流,越来越容易,却也越来越难。容易,是渠道;难,是遇见。少,便是多。少,是挑选;多,是价值。遇见的成本,是个分母。 网上的写作空间,对我来说,也已十多渐至二十年。网络,对我这代人,毕竟还算是一个新东西。对新事物的好奇,对大世界的向往。似乎命中注定,一步一步让我成了一个信息时代的“弄潮儿”。写过文字的地方不少,轻轻松松能想到名字的也有很多,比如QQ空间、网易博客、新浪微博、知乎、简书、微信公众平台、微信朋友圈以及自己的网站。如今,还愿意花时间打理的,已寥寥无几。网络技术在发展,信息结构在变化,我自己也在成长。从单一的文章加评论,到论坛主题加回复,再到以知乎为代表的轻问题与重回答,然后是短图文的遍地开花,最后到多媒体融合的百花齐放。兜兜转转,也许是我自己年纪更大了,最看重的还是文章和书本这种用相对长时间生产的信息相对稠密的成体系的横截面内容(Cross-sectional data;没有时间维度)。内容数量或者平台,也从一开始的不足,也到了如今的过于丰富。我自己,关心的话题,也开始逐渐慢慢聚焦。主动的或者被动的。对比来去,最后发现似乎万物都是一个取舍。鱼和熊掌终究难以兼得。没有完美的平台,也不意味为不能开始写作。 这里,更多是个内容发布的空间,算不上是一个写作交流的平台。所以,还是会不得不依靠着诸如知乎、少数派等等平台,遇见更多社群里的人。 话题很多,写点什么? 元宇宙,数字生活,也是一个大世界。 实话讲,我自己还没有完完全全想好怎样重新参与这样一个世界。 不过就写作而言,有一些话题,却是琢磨了一些时间了。 鉴网上已然有很多善于提供解决方案的能人高手,所以也许做个想要更有效率的用户也没什么不好,或者是当一个成长中的产品经理,免费地给能人高手们(软件开发者们)提供些值得解决的问题(Use Cases),故敬请关注“我想要什么样的什么”专栏。廿又二十之后的岁月,我是一个旅居漂泊的游子,在一个多元国际的世界里摸爬滚打。从零开始,学说话、学生活里的点点滴滴,从头开始重新思考很多事物的原本,故也敬请关注“英语学习”、“德语学习”、“在德国生活”等等更多的小众区域。 启程,也很重要。